【盾冬】Photograph

简介:

BGM:Photograph—Ed Sheeran      这首还有很多翻唱也很温暖的!

给百岁老人的日常生活发一个小甜饼!

史蒂夫觉得身边有些不对劲,巴基有事瞒着他,山姆出任务总是走神,连Jarvies 也会有时候跟他说些不着头脑的话。但他最难过的还是巴基不仅有事瞒着他,有时候还会无缘无故的打他,在巴基无数次拒绝去体检后,史蒂夫决定和他好好谈谈......总之是个两人为爱各怀心事的故事~不愿透露姓名的纽约市民山姆表示,这次总算不是我一个人瞎了。

正文下划线部分不是链接啦~

-----------------------------------------------------------------------------

       史蒂夫觉得周围的人有点不太对劲。先是巴基,尽管两人已经住在一起快三年了,除了没有结婚戒指以外该干的不该干的也都走完了全套,但巴基最近这段时间好像更喜欢一个人待在他原来的房间里。是的,在巴基捅破那层窗户纸之前两人还是分房间住的,但即便是这样,纯洁如美国队长还是在听到巴基说想要住进同一间屋子时小小的惊慌失措了一下。然而最近他每天回到家的时候巴基没有像从前那样躺在沙发上擦枪或者琢磨怎么在不让邻居报警的前提下控制厨房爆炸的规模,而是窝在自己的屋子里忙活,甚至还锁了门。他从前对我不用锁门的,史蒂夫不无委屈的想。更让他疑窦丛生的是每次他敲门询问的时候,巴基都含糊的回答他没什么。为了从巴基嘴里撬出答案,他甚至不忘在床上运动的时候循循善诱,然而连洗脑机都能扛过去的冬日战士当然不吃这一套,他愤怒而干脆的一脚把操碎了心的史蒂夫踹下了床。

       他能不操心吗,每次巴基出现异样的情况他都担心是不是九头蛇的影响还未消失。有一次他看到巴基皱着眉头慢慢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有点生气的看了他一会儿以后猛地用右手打了他一下“怀表哈?”然后又是一拳“女护士哈?”。史蒂夫还保持着那个准备伸手搂人但是突然被揍的动作和表情看着巴基转身又走回房间还锁上了门。虽然右手打的他没那么疼,但他毫不犹豫地怀疑九头蛇的任务指令还在巴基脑袋里,只是因为潜意识里的“爱史蒂夫”让他没有下杀手。史蒂夫二话没说就揣着这种甜蜜而痛苦的小心思赶去找班纳商量巴基的体检了。

       然后是山姆。这个家伙前几天在出任务的时候开始变得有点心不在焉,作为队长当然要负责解决复联同事遇到的问题,从工作到生活的那种。但除了第一次他抓着机会想了解情况之外,山姆每次看见队长出现在他5米的范围内就会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跑远。娜塔莎不止一次的凑过来打探消息,后来连福瑞都在一次谈话中假装不经意的说了一句要爱护同事。这弄得史蒂夫更加迷惑,我做了什么伤害他的事吗?没有啊?然而这个势头似乎朝着更糟的情况发展了,因为在一次任务过程中他竟然看到山姆悄悄掏出手机拍自己。史蒂夫不介意被偷拍,他担心的是山姆这样会容易出事故,以及任务机密的泄露,所以他只是委婉的提醒了山姆。然而对方只是比了个OK,还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烟尘中一脸家国深重的美国队长。

       最后是Jarvis,某一天他一个人在复联大厦的走廊时听到Jarvis用惯常优雅的声音跟他打招呼“上午好史蒂夫罗杰斯队长”“早啊Jarvis”“请容我提醒您一下,本月中有一天非常适合情人共度,您是否需要我推荐餐厅呢?”“呃....?”史蒂夫一头雾水的停住脚步“对情人来说哪一天不是适合一起过的呢?”Jarvis赞同的回答“您说的非常正确,或许那天可以是5.20呢?祝您度过美好的一天,队长。”Jarvis无处不在,但此刻史蒂夫就是觉得这个像是成精了的AI已经溜走了。

       巴基觉得史蒂夫有点不太对劲。作为神盾局的门面之一,美国队长很少要去亲自处理文书类的工作,即便有也不会把工作带回家里。但巴基在好几天晚上溜去厨房的时候都能看见书房的灯亮着。史蒂夫在做什么?他被调岗了吗?老天,我能养活你的,你不必这么辛苦。但他现在还不能说,尤其是在史蒂夫的小动作没消停的时候。所以巴基只是心疼的在厨房盯着那点温暖的光团看一会儿,然后他会倒一杯牛奶放在卧室靠史蒂夫的一侧。他还感觉史蒂夫最近好像一直在悄悄摸摸的瞄他,短短的看一眼,然后又紧接着跟上第二眼,这种眼神昔日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当然最清楚,那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在悄悄看暗恋对象。巴基还发现,如果自己假装没有发现史蒂夫,这个可爱的家伙会一直盯着他看。

   “巴基,你知道你最近有点不太对劲吗?如果你哪里不舒服....”“别再操心我的健康了史蒂薇,我不舒服的时候会让你知道的。”“你不会的,你硬撑着的样子我从小看到大了。”“你认真的吗?在我们看电影的时候说这些?”史蒂夫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躺在他腿上看电视的巴基立刻发出不满的声音“居然会有人会放弃精彩的电影来吵架,你可真行。”史蒂夫叹了口气,俯下身亲吻了巴基柔软的头发,然后托起他的头让他坐正“巴基,这件事我们必须得谈谈。我不知道你每天都去了哪里,但这个月来你主动出门的频率已经大大超过了去年一整年。你愿意多与人接触是好事,但这太快了,你需要一点缓冲。另外你还有事瞒着我,我尊重你的隐私,但你可以信任我,你知道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巴基在他说出要谈谈的那句话时小小的哀嚎了一声,然后用一只手捂住脸。他一边像之前一样敷衍了事的表示同意,一边又倒下身去摸索电视遥控器。但这一次史蒂夫似乎铁了心的拒绝浑水摸鱼,他一把将那只摸来摸去的手抓了回来,像要去对着国旗宣誓一样严肃的看着巴基的眼睛“巴基,下周二跟我去找班纳做个检查吧,他是一位可靠的伙伴......”

    “这就是你说的信任?你一面让我相信你,一面又不顾我的感受非要把我塞进那些仪器?那么史蒂夫,你能告诉我那位可靠的伙伴是如何用自己的实验成果把自己变成一个绿色的大家伙吗?你能告诉我你每天回家都缩在书房里干什么吗?你能告诉我在我掉下悬崖后亲吻了多少个女孩子吗?”巴基最后的耐心被消磨殆尽,他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头暴怒前的狮子。

    “我保证很快就会都告诉你,那些问题也是,但是先跟我去一趟复联大楼好吗?你现在的情绪反复无常,上次还突然莫名其妙打了我你记得吗?”史蒂夫已经可以感受到巴基身上的那股隐隐的杀气了,他本能的拿起一个圆形抱枕护在身前。果不其然,巴基的拳头很快就招呼在抱枕上了“第一,我不会去做检查的,史蒂夫你知道我不会的。第二,我打你是因为你这人有时候确实很欠打。第三,盾牌在门口的鞋柜旁,还需要我来拿给你吗?”

       史蒂夫觉得这个谈话的走向非常诡异,他得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抛出问题,同时还要躲避来自爱人的拳头。“班纳有七个博士学位!那次射线只是一个事故!你要是信不过他我们可以去瓦坎达!”他用左手格挡开巴基的拳头,准备去拿门口的星盾。“你知道我不想见你那些同事的!而且为什么你挨打要从我身上找原因,美国队长从没反思过自己的过错吗?!”在史蒂夫战术翻滚的时候,巴基已经从睡裤里掏出了枪指向史蒂夫的方向,他一点也不担心会击中,史蒂夫有什么样的身手他再清楚不过。

    “詹姆斯·巴恩斯你居然在睡裤里藏了枪?!我还以为那是威化条!说真的宝贝儿,你不能再在晚上吃东西了!”“美利坚允许我持枪!而且那是好时的威化条!打仗那会儿你比我吃的还多!”巴基一脸羞愤的扔下手枪,一脚踹翻长条沙发,抄起一条黏在沙发底的机枪“再敢说一句跟体重有关的就别想上床了!”

      史蒂夫这会儿已经在盾牌的掩护下,从被拆的七零八落的客厅转移到了厨房,他三下两下把那些可怜的椅子堆放起来,形成一个小小的掩体。然后闪躲着子弹清点冰箱“一会儿去买点牛奶吗?我好久没吃苹果馅饼了。”但是这次的清点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巴基一枪打碎了灯泡,稀稀拉拉的玻璃渣洒了史蒂夫一头一脸。这是史蒂夫的好机会,因为那恰好是最后一盏还能好好工作的灯。

       时间将近深夜,除了远处邻居家的灯火,只剩几道不情愿照射进屋的月光,而这场诡异的争斗还未结束。巴基避开光线,警觉的蹲在那张被打坏的新餐桌后。他听见史蒂夫轻手轻脚的从卧室走出来,于是立刻举枪射击,但他没料到史蒂夫去卧室拿了烟雾弹。在一团雾气中他只能按大致的方向攻击,家具噼里啪啦的惨叫和子弹打在盾牌上的清脆声音混在一起,让他听不见史蒂夫的脚步声。这时从烟雾中猛的冲出一团,用盾牌打落了巴基的机枪。于是两人又回到了开始的近身战。“那是我的烟雾弹!我好不容易从娜塔莎那里要来的!”“我以为你不喜欢我的同事!而且我都不知道你在睡裤里藏了手枪!”“好吧我撒谎了,我只是不喜欢体检!”

       两人缠斗直至午夜,和废铁没太大区别的挂钟苟延残喘的报出十二点的消息就再没了动静。两人气喘吁吁的坐在一地狼藉里,巴基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根皮筋,把那些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扎成一个小揪。“希望我们刚才没有打坏浴室,如果不能洗澡的话我会拉着你去公园的湖里洗。”史蒂夫咧嘴乐了一下,用一只手环过巴基,在他汗涔涔的额角亲了一下“乐意至极,我可总算有机会向大家介绍我男朋友的腹肌了,不过山姆可能再也不会和我一起晨跑了。”巴基被逗乐了,他前仰后合的大笑“或许下次我该试试和你一起去找山姆跑步。”史蒂夫看着巴基,想了一下“你问我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其实是我在为一个特殊的日子准备惊喜。但我现在觉得没有必要等那天了,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即便没有那一天我也会一直爱你。”巴基看史蒂夫往厨房那边走去,懒洋洋的追一句“给我带块儿巧克力”见史蒂夫转过来盯着自己又心虚的补了一句“打架很费体力的,咱们还没吃晚饭呢。”史蒂夫快要被巴基那副委屈巴巴的小熊模样可爱死了。他憋着笑行了个军礼,但是一扭身去了书房。

       没一会儿巴基看到史蒂夫嚼着吃的回来了,他左手端着一杯牛奶,右手拿着一块儿缺了个口的巧克力,腋下还夹着一沓纸。巴基自然的接过了史蒂夫递给他的牛奶和巧克力吃起来,即便塞满了巧克力他也不忘问“这是什么?我男朋友的海报吗?那我要贴满墙。”“我不介意贴满墙,但你要考虑好,这上面画的都是我男朋友。”史蒂夫又坐回到巴基身边,将厚厚的纸堆一张一张在地上铺好。巴基看到第一张上画了一个电影院,画者还细心的在旁边画了一张他俩最喜欢的电影海报;第二张是门口那个有冰淇淋卖的药店;第三张是两人因没钱买车票而不得不搭乘的卖热狗的车;第四张是第一次接吻的小酒馆......而每张画纸的角落都会有两个肩并肩的小人儿站在一起。巴基嬉笑着抬头望向史蒂夫“哦天才,你管这个叫你的男朋友啊,我迷人的脸蛋和八块腹肌呢?”史蒂夫也被他带笑了,凑过脸去亲吻巴基的嘴唇“你还有漂亮的眼睛和性感的嘴唇呢,我知道有就行了。”两人迎着月光坐在一地碎片里,对着那一沓厚厚的画纸追忆往事。时而大笑不止,时而又黏糊糊的凑在一起像一对小情侣一样腻歪。

       两人直到后半夜才看完了所有的素描,史蒂夫看出巴基已经是强撑着清醒。他放低声音哄巴基去睡觉“嘿,这里有一只小熊很困了,他想不想去床上,躺在他男朋友暖乎乎的怀里休息一下呢?”巴基听了之后愣是打断了一个哈欠笑出声来“我可不记得有教你这种酸掉牙的情话,你应该把它们留着哄孩子。”巴基说着,从史蒂夫的腿上爬起来端正的坐好,认真的看着史蒂夫的眼睛说道“刚才的争吵,我很抱歉。我不该拿彼此之间的信任和爱意做争吵的筹码,我们之间确实不该有什么隐瞒,我们都清楚这一点。事实上,我也在为那一天做准备,你知道是哪天。现在,我需要你在这儿坐好,我要给你看看什么叫能贴满墙的男朋友。” 

      史蒂夫看着巴基往卧室走去了,也追了一句“我今天不戴套可以吗?”巴基一个急转回身瞪着他,史蒂夫立刻不无委屈的补充“咱们上次做都是月初了,你还把我踹下了床。”巴基简直想再给他一拳。但他只是对史蒂夫比了个中指,然后转身去自己的屋子。不大会儿,史蒂夫看到巴基手里也拿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走出来,睡裤兜里还鼓鼓囊囊的。
       他一手端着文件袋,一手从裤兜里摸出一管KY扔到史蒂夫怀里。然后他用脚把地上扫出一片小小的空地,在史蒂夫问的时候,他回答“要在这里做的话得先打扫一下。”史蒂夫觉得不至于这么急,但他只是拉着巴基坐到自己怀里,看着巴基从另一侧裤兜里掏出智能手机,还颇为熟稔的操作了起来,很快一首轻快的歌传了出来。

Loving can hurt sometimes

爱有时总会让我们伤心

But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I’ve known

但这却是我唯一明白的事情

When it gets hard

当爱陷入困顿艰难

It is the only thing that makes us feel alive

而爱就是让我们感觉到活着的唯一存在

       史蒂夫惊讶的吹了声口哨,巴基却没回头看他,一边从文件袋中取出东西一边说道“事实证明,班纳是个好人,他还教了我用这个和打印机。现在,让我们看看是谁的男朋友能贴满墙。”史蒂夫从他的手里看那些厚厚的文件,那是史蒂夫的照片,很多很多史蒂夫的照片。有他小学毕业的照片、造假的参军表格上的照片、成为美国队长后的第一张海报........天知道巴基哪里弄来的这些连博物馆都没有收藏的照片。更绝妙的是除了那些照片,史蒂夫还看到了几张他在复联大楼里的和同事聊天的照片,那个监视器一般的视角除了Jarvis没别人了;哦这儿还有他在出任务时的样子。“你还买通了山姆?我说他怎么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

      手机放出的歌曲渐渐走向和声的高潮:

【We keep this love in a photograph

我们用照片将爱定格

We made these memories for ourselves

为彼此留下回忆的深刻

Where our eyes are never closing

照片里的你我笑眼永远闪烁

Our hearts were never broken

相爱的心永远不会支离剥落

       剩下最多的照片明显出自手机,和一位技术欠佳的摄影师。画面上的男人不是那个仿佛镀了一层金,钢铁不坏的美国队长,而是充满了生活气息和柔软人性的史蒂夫·罗杰斯。有时候是他在刚出完任务,不顾一身破损和血痕的躺在沙发上睡着的样子;有时候是自己洗完澡傻乎乎的裹着浴巾站在客厅看棒球赛;有时候是他在厨房做晚饭的背影......最后一张是巴基用右手贴在史蒂夫睡着的脸上的照片,微弱的晨光打在史蒂夫的脸上和巴基的手指上。相片的右下角是巴基的笔迹“you will never be alone,wait for me to come home”

       歌曲中那个温柔的男声恰巧道出这句来自巴基的誓言,史蒂夫默不作声的把脸埋进巴基的颈窝。良久,巴基才听到史蒂夫闷闷的声音“我也是,我会陪你直到最后。”巴基觉得如果不是最后的亲吻有点失控,那可真是一个完美又浪漫的5.16日。毕竟两人一边像黏在一起一样接吻一边努力在乱糟糟的地板上扫出更多空地来做爱可是一点都不浪漫。在被压倒的那一刻巴基喘着气的抱怨“我就知道会这样。”而史蒂夫则忽略了这一句,打算把近15天内的亏欠都补上。

       然而他俩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夫夫内战的第一枪打响时,复联的成员们就紧急集合在了他们的窗外。倒不是为了听墙角,而是两位超级战士的家庭矛盾一旦升级,半个城市的安全就岌岌可危了。而眼下,大家却在紧急撤离现场,生怕晚走一步就会被闪瞎。只有山姆慢条斯理的说“看吧,我早提醒过你们记得带墨镜。”

       后来,史蒂夫再出任务的时候能看见他紧身制服下,胸前星星那里有一块小小的凸起。有人好奇的问过,史蒂夫都只是笑笑不做解释。山姆早知道,这肯定又是什么两个老年人的爱情信物,但还是被其他同事威逼利诱的推过来打探清楚。史蒂夫想了一下,从制服里拿出了那个小东西,是一个老旧的铜制的相框项链,打仗那会儿几乎每个士兵身上都会有一个。他打开了精巧的按钮,那里面是猫儿一样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巴基。

【And you could fit me inside the necklace you got

你也许会把我的照片嵌进你十六岁生日时

When you were sixteen

买到的那条项链里

Next to your heart right where I should be

与你的心跳无比靠近那才是我理想的归属之地

Keep it deep within your soul

我深藏其中抚慰你的心灵


评论(8)
热度(112)

© 塞甜甜的女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